雄安在線-資訊信息門戶網站 歡迎您! 登錄 | 注冊
您所在位置:首頁 > 社會萬象 正文

甘肅商務廳廳長:甘肅将打造絲綢之路經濟帶黃金段

2018-08-08 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作者: 雄安新聞 我要評論 閱讀量:

文章摘要:《中國經濟周刊》:向西開放作為一個國家戰略,日漸凸顯其重要性。目前,西部省份都在憑借自身優勢加大向西開放力度,相比之下,甘肅有哪些比較優勢?楊志武:總體而言,厚重的曆史文化積澱、良好的區位優勢及自身産業發展與經濟特點,造就了甘肅向西開放具有

  雄安新聞,專訪甘肅省商務廳廳長楊志武:

  甘肅将打造絲綢之路經濟帶黃金段

  向西開放、重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對于地處西北的甘肅而言,無疑是近年來最大的利好消息。

  進入2014年,如何下好這盤大棋,如何從具體操作層面入手,《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近日專訪了甘肅省商務廳廳長楊志武。

  擴大向西開放

  《中國經濟周刊》:向西開放作為一個國家戰略,日漸凸顯其重要性。目前,西部省份都在憑借自身優勢加大向西開放力度,相比之下,甘肅有哪些比較優勢?

  楊志武:總體而言,厚重的曆史文化積澱、良好的區位優勢及自身産業發展與經濟特點,造就了甘肅向西開放具有鮮明的比較優勢。比如産業發展方面,甘肅是全國重要的新能源基地、有色冶金新材料基地和特色農産品生産加工基地,與中西亞及中東歐地區經濟上有高度互補性。

  《中國經濟周刊》:在向西開放方面,甘肅的總體考慮是什麼?有哪些具體的實施辦法?

  楊志武:總的考慮是,甘肅将搶抓曆史機遇,利用兩種資源兩個市場,加快“走出去、引進來”步伐,探索出一條西部内陸省份擴大向西開放、發展開放型經濟的新路子,形成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開放合作新格局,努力打造為向西開放的戰略高地和國際物流大通道。具體來說,主要有以下幾項措施:

  一是打造向西開放平台。計劃今年将連續舉辦十九屆的蘭洽會辦成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綜合性品牌展會;推進蘭州新區和七個國家級開發區率先發展開放型經濟,培植一批面向中西亞及中東歐市場的生産基地和加工貿易基地。

  二是促進外貿轉型升級。全面優化外貿結構,支持外貿轉型升級示範基地、科技興貿創新基地、民族特需用品産業基地建設;逐步形成與中西亞、中東歐市場深度融合的區域經濟。

  三是加快“走出去”步伐。支持有實力的企業擴大對外投資、開展對外工程承包和勞務合作,支持企業開發境外資源,支持我省具有比較優勢的農牧業、制種業、中醫藥業在中西亞及中東歐等絲路沿線國家投資合作,舉辦面向中西亞國家的治理荒漠化、旱作農業、節水、太陽能風能技術培訓、技術援助。

  四是暢通國際物流通道。将蘭州建設為西北綜合性交通樞紐、西部商貿中心、國家級物流節點城市,培育一批内外貿融合發展的大市場,力争将蘭州鐵路集裝箱編組站納入歐亞大陸橋鐵路等國際大通道的範圍,創造條件開通蘭州國際物流專線,構建橫貫甘肅東西的新亞歐大陸橋物流國際大通道。

  五是推進國際口岸開放。借力蘭州機場成為國際航空口岸的機遇,積極開辟蘭州直飛中西亞、中東和歐洲等地區重要城市的國際航線。争取敦煌機場口岸盡早對外開放,力争啟動馬鬃山口岸複關磋商機制。

  《中國經濟周刊》:甘肅在商務方面,将與西邊的中亞國家開展什麼樣的合作,重點是哪些領域?

  楊志武:目前,我們已與中亞五國有貿易和投資往來,下一步将繼續擴大與中亞五國合作範圍。一是利用我省現有與中亞五國合作的渠道,尋找新的途徑,把我省的機電産品、化工産品、特色農産品、清真食品、果蔬産品打入中亞市場,拓寬渠道,擴大出口規模。二是利用向西開放的契機,加大從中亞五國的進口,如鐵礦石、鋅礦砂等,服務于我省經濟的發展。三是充分發揮我省駐霍爾果斯商務代表處的窗口作用,以哈薩克斯坦為重點,搭建輻射中亞國家的服務平台,為我省向西開放提供服務。

  在中西亞設代表處

  《中國經濟周刊》:在向西開放方面,近期甘肅省商務廳有哪些舉措?

  楊志武:作為履行開放的職能部門,經深入調研,我們提出,以新疆霍爾果斯口岸為重點開拓中亞市場,以伊朗為重點開拓西亞市場,以白俄羅斯為重點開拓中東歐市場。1月中旬我們組成以行業專家為主的先期工作組赴白俄羅斯,針對農牧業生産加工、商貿物流、金融以及對外承包工程等方面的合作進行對接洽談。

  目前,我們以甘肅省對外貿易協會名義在白俄羅斯、伊朗、新疆霍爾果斯口岸分别設立甘肅商務代表處,力争今年與中東歐的貿易額占全省進出口總額的比重由目前的5%提高到10%,與中西亞的貿易額所占比重由目前的13%提高到20%左右。

  《中國經濟周刊》:蘭州新區作為甘肅向西開放的一個有力平台,将對甘肅商務的發展有何作用?

  楊志武:蘭州新區作為第五個獲批的國家級新區将成為甘肅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推進蘭州新區率先發展開放型經濟,是甘肅商務工作的一項重要任務。我們将着重于延伸産業鍊條,發展産業集群,提高利用境内外項目資金質量,使蘭州新區和國家級開發區成為承接産業轉移和招商引資的主力軍。

  一是要加快建設蘭州新區綜合保稅區,使之成為我省開放型經濟的新亮點;二是實施大招商,積極引進500強,承接國内外産業轉移,力争建設一批外向型的産業園區,培植一批面向中西亞及歐洲市場的生産基地和加工貿易基地。

  打造絲路黃金段

  《中國經濟周刊》:甘肅省委省政府提出打造絲綢之路經濟帶黃金段,請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情況。

  楊志武:習總書記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戰略構想,為我省擴大向西開放和加快轉型跨越發展提供了新的重大機遇。

  王三運書記指出,我們要從曆史和現實的結合上研究絲綢之路經濟帶,做到點線面結合、近中遠結合、經濟貿易文化結合,依托沿線節點城市,用好蘭州新區、國家循環經濟示範區、華夏文明傳承創新區和國家生态安全屏障試驗區的重要戰略平台,主動作為,積極打造絲綢之路經濟帶甘肅黃金段。

  按照王三運書記和劉偉平省長的要求,我們已從加強政策研究、加快綜合交通運輸體系建設、拓寬經貿合作廣度深度、深化文化旅遊合作、推動友好往來等方面開展工作。

  《中國經濟周刊》:甘肅将從國家層面争取什麼樣的有力政策和支持,同時如何确立自己的推動目标?

  楊志武:中央提出與絲綢之路沿線國家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戰略構想,這是國家戰略,也是擴大向西開放的重要平台和重大舉措。前段時間,我省與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聯合在甘肅開展了一次大範圍調研,力求将甘肅發展融入國家戰略。

  從省上看,我們的目标是:培育一批在國際市場上叫得響的知名品牌,培植一批具有國際市場競争力的市場主體,建設一批優勢特色外貿轉型示範基地,形成一批兩頭在外的産業鍊條,建成一批綜合保稅區、保稅物流中心、保稅工廠(保稅倉庫)等海關特殊監管區,把蘭州新區和七個國家級開發區打造成向西開放的重要戰略平台,把蘭州建成與亞歐大陸橋沿線國家合作發展的國際物流中心,使絲綢之路經濟帶甘肅段國際物流大通道日益通暢,與中西亞及中東歐市場貿易份額進一步擴大。

  争取的政策主要有:一是支持我省大市場、大流通、大商貿體系建設,促進内外一體化發展,提升在西北地區的商貿中心地位。二是支持我省服務業發展,如将蘭州市列入2014年現代服務業試點城市。三是支持我省外經貿調整結構、轉型升級,培育競争性優勢。四是支持我省打造向西開放平台。如批複嘉峪關、隴西、平涼三個開發區升級為國家級開發區,提升我省對外開放和貿易便利化水平。

  投資中西亞地區

  《中國經濟周刊》:甘肅本土企業将如何利用這一機遇,參與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

  楊志武:首先,發揮比較優勢,擴大進出口貿易。如擴大番茄醬、種子、脫水蔬菜等農牧産品,以及石油鑽機、碳素、化工機械、集成電路、軸承等機電高新産品出口;擴大先進技術、關鍵設備、零部件進口,經營代理中西亞品牌消費品;發展文化、旅遊、建築、中醫藥等服務貿易,打造一批體現甘肅特色、在全國乃至世界具有影響的文化等服務貿易品牌。

  其次,推進外經合作,加大“走出去”力度。如礦産企業和省内地質勘探企業可以聯合走出去,共同開發境外資源。農業、制種、機械電子設備生産等企業,可以創新方式走出去開展國家政策許可的各類投資。探索在中西亞及中東歐國家建立境外經貿合作區。對外承包工程企業可積極參與中西亞、中東歐以及非洲和東南亞地區的鐵路、橋梁、房屋建築、水電、打井、探礦等基礎設施建設,自擔風險到境外自由承攬工程。

  第三,全力招大引強,延伸産業鍊條。如與國内外大型企業合作,在甘設立面向中西亞及中東歐市場的輕工産品及日用生活品國際貿易分支機構和生産加工基地,建設區域大型特色農畜産品交易市場和蔬菜果品綜合交易市場。流通企業可通過新建、參股等方式建立海外營銷網絡,建設具有國内外影響力的區域農産品集散中心、物流加工配送中心和國際農産品展銷中心。

  《中國經濟周刊》: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國家有哪些投資優勢,又存在哪些投資風險,甘肅企業該如何趨利避害?

  楊志武: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國家較多。總體上,中西亞地區能源、資源富集,而我省金川、酒鋼、白銀公司等支柱企業的資源型産品進口長期占據我省外貿總額的80%,可加大自中西亞地區資源進口,或投資建立境外資源基地,為我省有色冶金企業的可持續發展,提供有力支撐。

  同時,中西亞地區的諸多國家在輕工業等生産領域比較落後,生産、生活用品嚴重依賴進口,可擴大機電産品系列、紡織品系列等出口,或在當地投資建廠。另外,中亞五國除哈薩克斯坦之外,其它四國的基礎建設都比較落後,而這些國家目前正處于發展的上升期,急需加強基礎性建設。甘肅可以積極參與這些國家的公路、鐵路等方面的基礎設施建設;還可争取國家更多援外項目,加強對中亞西亞國家的實用技術培訓。

  當然,投資機遇往往與投資風險并存,我們将引導企業吃透當地的投資政策,熟悉當地法律法規和人文習俗,引導企業守法經營,盡可能避免因國别原因帶來的投資風險。(《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包銳 李開南)

Tags: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